History
Icon-add-to-playlist Icon-download Icon-drawer-up
Share this ... ×
...
By ...
Embed:
Copy

耶稣升天以前,吩咐门徒去叫万民作主门徒,这个命令被称为“大使命”。 “大使命”之所以大,因为它不只是关乎一个国家,乃是关乎所有国家,不只是关乎一个民族,乃关乎所有民族,不只是关乎一个时代,乃是关乎每一个时代。这样伟大的使命应该叫什么人来做呢?应当选择世界上最精明、最有地位、最有权势、最有才华的人来做。可是,今天参与在这个大使命中的你和我是不是这种人呢?看看中国教会,虽然现在高学历的神仆正在增多,但比起无名的传道人还是相当少数。这些人能为主做什么?
第一批承受这个使命的人,也被当时的人视为“无学问的小民”(徒四13),有趣的是,他们的敌人才是当时社会上最有学问、地位和权势的人。可是历史证明他们“搅乱天下”(徒十七6),直至今天世界上有3分之1的人称自己为基督徒。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他们身上有哪些特征呢?……

[PLAY]

2008年才开始第2天,马来西亚在职的卫生部长便宣布辞职,原因是外面流传着一个样貌像他的人和一个女性朋友在酒店偷情的性爱光碟,而他很快的便承认自己是片中的男主角。这种行为当然不能被人民接受,但是社会人士评击该事件的焦点不在部长的私生活上,而在偷拍和派发光碟的人身上,认为他们不应该干预别人的私生活。
事情平息还不到一个月,香港又爆出了类似新闻,其震撼力更强大。有人在网上发送著名香港艺人陈冠希和多达6位女艺人的淫亵和不雅照片,惊动全球。事件连续十多天登上了香港报章的头条,创下了新纪录。于是警方开始捉人,把发送数百张淫照的人看作“加害者”,而照片中的男女主角则为“受害者”。散布淫照当然是不当的行为,但将淫照的男女主角纯粹视为受害者,而将他们的伤风败俗视为外人不当干预的“私生活”,也潜伏极大的危险。如果永远采取这样的角度——私生活怎么样不必管,只要不公布出去就可以了——那么世界将变得更加可怕。我们的私生活怎么样,那才是真正的我们。我们在公众面前怎么样,那可能是真相,但也可能是装模作样。一个人生命的真相,需要从他的私生活去看。
很多时候基督徒也一样,我们来教会,参与侍奉、祷告、赞美,表现得非常虔诚,这些或许值得赞许,但我们要对自己的私生活负责任……

[PLAY]

“我们只是一个小教会,没有能力做差传。”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信徒,不能为主做什么大事。”
上述是基督徒常见的自我评价,听起来挺合理,但这似是而非的观念实际上却使我们失去了许多经历神作为的机会。事实上,我们能做的,或更准确地说,神所能用我们的程度,比我们如今已经做到的程度,远远要高得多。问题是,我们时常没有信心去信靠前行……

[PLAY]

有时候,教会事工的发展就像一场车祸一样。我来自马来西亚,车祸我见得多,每当路上有车祸发生时,你会看到几种不同的人。首先,当然是车祸的当事人,他们可能在和气地讨论解决方案,也可能因为谁对谁错的问题在激烈争执,当事人中当然也可能有伤者或死者。此外,可能还有警员在维持交通次序,有医护人员在抢救伤者,抑或汽车保险公司的代表,在这些人抵达之前,偶尔你会见到有一些热心的路人在帮忙救人或做联络工作。但是,无论那一场车祸,人数最多的,你可知道是什么人?是旁观者!住在附近人听到巨响就跑出屋外,有的站在凉台上远远地观看,路上开车人士经过案发地点也总会将车速慢下来,把头探出窗外去看,有的甚至干脆停下车来站在周围。他们彼此议论说:“那部红色的汽车不该这么开……就是年轻人喜欢开快车……哎唷,那个人的头流了好多血……看来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已经死了……好恐怖!……”结果造成大阻塞,甚至交通瘫痪,阻扰了那些真正参与解决问题的人。
我们都很讨厌这种情况吧?可是,我发现教会事工的现状也是这样。当教会要发展一个新的事工时,有人主推、有人协助、有人出钱、有人出力、有人祷告……人数最多的,却是旁观者。如果他们纯粹只是远远的观看或打气还差不多,但是他们大多数却在议论纷纷、说三道四,弄得整个事工交通大阻塞……

[PLAY]

请大家回答我一下问题:信徒去做短宣好不好?短宣队又没有神的同在?这些工作会不会有好的收成?如果你的答案都是正面的,为什么会有短宣队员被塔利班劫持当人质的事件?你有把握神一定会拯救这些人质安全回国吗?你觉得这样的事情会使福音更兴旺吗?你觉得韩国人会为这些队员代表韩国出去服务其他国家而感到光荣吗?事实上,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看不见曙光。这些人是因为对方的政治目的而被绑的,他们已经受到身体和精神的无辜伤害,他的家人肯定也忧心忡忡,然而他们却祸不单行。请看看今天《朝鲜日报》的报导,题目是《部分网民谴责被绑架人质•无知行为引起非议》,部分内容如下:
大部分网民都在批评韩国基督教的攻击性活动是对是错的同时,祈祷人质平安归来。但也有部分网民通过很难说出口的恶帖谴责被绑架者及其家属或煽动反基督教情绪。甚至有不少人主张拥护绑架犯塔利班武装组织。……该文章的回帖中,绝大多数都是谴责该基督教教徒的行为有失妥当,但也有数百个回帖针对整个基督教谴责说“应该赶走基督教”、“不是基督教,而是狗督教”等。
我并不想针对是次事件发表个人看法,我只是想引导大家思想,其实这就是做的神工作常遇见的困扰。神的工作,常常让人感到吃力却不讨好,很辛苦,很有爱心,很乐意付出,但是却困难重重,不但如此,还不一定所有的人都看好你,反而觉得是你活该,进而羞辱整个基督教的名。那么,我们在这里做什么?神的工到底有什么值得我们坚持的?……

[PLAY]

很多教会的讲台已经成了催眠台。你是否也有同感呢?不要忘记,以后你也将是站在讲台上的人之一,会不会你也变成一个催眠师呢?为什么神活泼有功效的道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如果我们都认为人活着不单靠食物,乃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那么要怎么才让人感到神的话真能喂养他们呢?
当我们提到传达信息时,就不得不提以色列的先知们,因为他们的信息总是给那个时代带来极大的震撼,到底他们的能力哪里来?到底他们的信息中有些什么特征能带来这么大的回响呢?先知是神对以色列和列邦说话的代言人,今天的传道人也是神的代言人,故此,我们有必要重建先知的功能……

[PLAY]

父子俩来到维也纳的斯特凡大教堂前面。
“爸爸,这座有很高的塔顶的房子是什么地方?”
“你应该知道,我的儿子,这是个教堂。”
“什么是教堂?”
“就是上帝居住的地方。”
“上帝是住在天上的呀!”
父亲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后来灵机一动,说:“你说得对,上帝住在天上,但他在这里做生意呀!”虽然这个看法并没有什么神学根据,但这或许是非信徒对教会的一种理解,因为教会正在地上为天国招收神的子民。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这几天所谈的差传宣教,就是他们所谓的生意了。然而,这种生意好做吗?不好做,因为我们在推销的是一个免费的东西,而且是抽象的东西,不但如此,还要送很多钱出去,却没有看到明显的业绩,难怪这个公司里面的人大部分工作起来都提不起劲。既然是这样,教会又为什么要死撑着这种亏本生意呢?教会不做差传不行吗?教会保持现状不是很好吗?我们有什么本钱去做这笔跨国的生意?

[PLAY]

本土事工与海外宣教在许多教会和信徒的心中一直成为困扰:到底应当着重哪一个?虽然很少人敢坦然地反对,但是如果我们将投资在海外宣教上的人力和财力集中在本地的事工上不是能够做更多的事吗?宣教士出去还要适应生活、学习新的语言等等,如果把这些时间和精力留在本地使用岂不能够省下很多吗?反正这里也不是没有需要嘛?这样离开家人,撇下熟悉的环境,岂不是自己找苦来受?作为宣教士,这些问题对我们不但只是想过而已,它是我们心中一种真实的挣扎和感受。
有一次,我灵修的时候阅读到民数记第卅二章,那里提到以色列人在摩西的带领之下来到了约旦河东的地方,等候神进一步指示他们越过约旦河去攻打约旦河西那一片流奶与蜜的迦南美地。当我深入思想的时候,我深深觉得本土事工和海外宣教就像约旦河的两岸。圣经这里的意思虽不是讲本土事工和海外宣教,但它们背后的神学含义是一样的,而且这段经文也反映了一般人用什么心态看待河的两岸……

[PLAY]

根据2005年10月份的一项研究,一个活了78岁的人,他的一生有24年又4个月是花在睡觉,大约7年在工作,5年半在看电视,5年在吃饭,9个月在烫衣服,6个月在路上堵车,祷告的时间只占一生中的2个星期(不过我怀疑他是根据多少岁信主的人而算的)。我相信,这是大部分人每天所做的事,你我也不例外。弟兄姐妹,如果今天开始写下你的个人传记,那会是什么样的故事呢?这故事精彩吗?也许大部分人的故事就是「做工、吃饭、看电视、睡觉……做工、吃饭、看电视、睡觉……」。你满意这样的生活吗?你想不想让自己有一些改变呢?

[PLAY]

如果有人在神面前提起我们的名字,按照我们目前的属灵状况,神会以我们为荣吗?还是他的面子也不知道该摆到哪里呢?当我们告诉人说「我是基督徒」、「我是神的儿女」的时候,你想,神的反应又是什么?
到底什么样的人神会以他为荣呢?

[PLAY]

Next Page